碧螺春常识

东山,又名洞庭东山,位于苏州城西南23.5公里处,它是延伸于太湖中的一个半岛,三面环水,万顷湖光连天,渔帆鸥影点点。境内自然风光秀丽,物产丰富。在这著名的自然风景区内,青山如壁,林木茂密,泛舟湖中,令人乐而忘返。
更多>>

 

《一个退休记者的碧螺春茶缘》 作者陈诏(原解放日报资深记者)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4-12-10 16:34:15 人气:
   《红楼梦》里的贾母,真是个懂得生活、善于生活的老人。第41回写她在大观园缀锦阁设家宴,酒醉饭饱之后,想转移环境、调剂心态,就带着宝玉、黛玉、宝钗和刘姥姥到花木扶疏的拢翠庵去吃茶。刚好妙玉是个茶文化大师级的人物。她要好茶有好茶,要好水有好水,要好茶具更不在话下,盘沏了一杯“老君眉”敬奉贾母,大有“添福添寿”的美意,再加上刘姥姥的插科打诨,怎能不叫贾母满心欢喜。吃茶到了这种地步,也可以说够品位的了。 
    言归正传。我是个凡人、俗人。50岁以前只喝开水,不喝茶。50岁以后,早上起床喝一杯茶水,主要考虑口还有一大套绝妙的饮茶理论。结果她亲自捧了个“云龙献寿”小茶腔和肠胃需要冲洗,茶就起了洗涤剂的作用。但日子一久,习惯成自然,茶逐渐代替白开水成了日常的饮料。可是仍不能分辨茶味,只觉得有二三好友边叙谈边喝茶,似乎更有劲也更有味。再后来,在读书写稿的片刻休闲时间里,最好也有杯清茶有手,细酌慢咽,才有助于凝神思考,才有飘飘欲仙之感。曾自撰一联曰:清茶一盏秋光薄,残烛三更书味长。到那时,终于把喝茶作为我老年生活的伴侣了。 
    当然,我辈工薪阶层,无法讲究名贵的佳茗好水。每年春夏之交,安徽亲戚带来新上市的黄山毛峰,买几瓶农夫山泉烹泡,就已经算是高级享受了。好在要求不高,只要淡而有味即可。不过,也曾有机会尝过绝佳名茶,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苏州洞庭东山邀请上海新闻界几位朋友品尝新上市的正宗碧螺春,我躬逢其盛。那一天清早,旭日初升,空气清新滋润,沁入心肺。我们聚集在紫金庵的禅堂里,四周静悄悄的。主人拿来新茶(按当时市价,每市两约三四百元),只见碧螺春果然颗颗螺旋形,嫩绿色,白毛耸然,以华氏80度清泉开水冲之,水色淡绿清沏,香气扑鼻,入口爽甜,味醇而淡。我们一面品茗,一面观赏佛堂中的罗汉雕像,顿觉疲劳尽除,俗念全消,如今市场上赝品充斥,真品难求。所以碧螺春的茶缘至今成为我记忆中的一场美梦。 
    去年重阳节,应茶叶学会刘启贵兄之邀,赴陆家嘴美食城广场古道茶馆参加敬老茶会。浮想联翩,因撰此文,为老年朋友喝茶助兴。
    作者陈诏(原解放日报资深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