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东山,又名洞庭东山,位于苏州城西南23.5公里处,它是延伸于太湖中的一个半岛,三面环水,万顷湖光连天,渔帆鸥影点点。境内自然风光秀丽,物产丰富。在这著名的自然风景区内,青山如壁,林木茂密,泛舟湖中,令人乐而忘返。
更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正文

新四军在东山的故事

作者:rbwl 来源: 日期:2012-10-27 11:13:23 人气:

    民国三十三年(1944)秋,新四军太湖支队集中干部培训于太湖中的冲山岛上,因叛徒出卖,遭日寇合围袭击,损失惨重。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迅速重组后的中共太湖县委、新四军太湖支队决定,派新四军科长徐亚夫于11月初以治病为名,由东山人阿桐生接应,到东山实地侦察,进而为开辟东山敌后抗日武装斗争的根据地作准备。

    继七·七芦沟桥事变之后,又发生了上海八·一三沪战,各处避难者纷纷来到东山,其中有一批进步青年与当地一批爱国青年结合,以先辈们顽强不息、斗争不止的精神,云集在一起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他们创办“洞庭图书室”、出版“新东山”油印刊物、歌唱义勇军进行曲、演《小黑子从军记》等等传播爱国抗日进步思想,为坚持抗日持久战播下了火种。在日伪统治期间,也正是这些有志向有作为的青年们成了继续战斗的接班人,阿琪、小虎、阿龙等优秀青年,则代表着醒悟中的东山人,热忱地欢迎新四军的进驻,并主动积极地配合新四军和民主革命政权组织,共同打击日伪顽反动势,在仅一年的岁月中,留下了一系列抗日斗争的动人事迹,为人民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神秘的来客

    秋雨之夜,丰圻咀外湖近30米之处,突然有电筒光闪了三下,约一分钟之后,又闪了三下,蹲在丰圻咀滩涂芦柴荡内的阿桐生见到了两次闪光之后,也用电筒闪了三下,尔后又闪三下。于是太湖中的渔舟在向丰圻咀逐步靠近。此时的阿桐生如释负重地从芦柴荡中出来迎候。阿桐生是东山石井村民,农闲时在太湖中撑船,做些柴米油盐的生意,所以对太湖诸岛他都很熟悉。抗战前曾在东诸阳山一带当过乡长,他为人仗义、忠厚,遍湖岛上他都有朋友,与徐亚夫相识,也是由于做生意而在无锡马山新四军驻地,几经交往徐亚夫对阿桐生很赏识,认为他是有胆有识有正义感的人士,并从他以往所反映的太湖中的军情、社情,以后都被证实是真实的,从而被作为可信的朋友接待。而阿桐生也通过太湖里发生过的多起抗日斗争的活动,也确认新四军在太湖里是一支唯一的真枪实干的抗日队伍。所以,只要新四军需要,他都敢冒风险而尽力去满足。

    此次东山相约,是一周前马山新四军首长跟他敲定的,并把徐科长托付于他。徐科长的到来,也是阿桐生热切盼望已久的心意。他的先祖曾在太湖抵御倭寇中壮烈牺牲,如今日寇又将铁爪伸到东山,他万分痛心。此次徐科长到东山,一切均由他安排,既要保证安全,又要全力支持他完成任务。到东山之夜,经阿桐生介绍第一个人与徐亚夫认识的,就是石井小学教书先生阿琪。他是东山青年中第一个接触新四军,参加新四军的人,尔后,又发展了小虎、阿龙。徐亚夫在东山公开活动,阿琪、小虎、阿龙成了他忠实助手,多种场合均有阿琪他们参加。

访友摸敌情

    既然是来看病,所以第一个公开接触的,就是东山保安医院张医生,张医生是受洞庭山旅沪同乡会之聘来保安医院服务的,医术也比较高明,所以来山后结交的朋友也不少,伪警局长王胖山轿翻身受伤也是张医生替他看的,张还常去警局去替换药,所以警方警局那边他也比较熟悉。特别是对警局内部管理情况,如人员分布、弹药仓库等等,张医生都能说出个1、2、3。这为日后警局缴械之役帮助很大。务本小学校长冯先生是位路路通的人,他社会结交广泛,吴县东山、县区两级政界、军界他都有交往。徐亚夫对务本小学坚持办学,坚持上汉语课本表示十分赞赏。在阿桐生、阿琪等热情帮助带领下,徐科此番东山之行,对东山的敌伪驻军情况有了个基本了解,有一伪警中队,警员时多时少,最多也不满百,有一定数量的武器装备,驻地在渡水桥东,日军大部队常驻苏州,东山日军不多,平常对外而以连的编制相称,而实际兵力不足一个排。此外还有忠救军一个分队3-40人常出没于俞坞,还有土匪部队金阿三残部对东山时有扰乱。在此次走访中结识了伪区长张子平及其侄儿张景芳,是徐亚夫的一大收获。张子平、张景芳与阿桐生同是后山人,既是朋友,又带亲戚,“两张”住白沙,与石井相距不远,仅5-6里路,平时交往甚多,阿桐生在外面善交朋友,对张子平、张景芳他们有一定影响,相互间又多有照应,他们这几个人的共同点都是富有民族正义感,反对日寇侵华,支持新四军抗日。在徐亚夫离开东山之时,他故意当着阿桐生的面,邀请“两张”到马山访问。事隔不久,“两张”在阿桐生的陪同下,果然成功访问了马山,从而确定了新四军进驻东山,开发东山抗日根据地的大政方略。

觉醒中的青年

    阿琪是1937年抗日事发时,由沪返山避难的青年之一,是位爱国热血青年,他有志气没地方发挥,有力气而无地方使用。他目睹现状,再也未返上海,而留下教书,最使他不得其解的是所谓国民政府的忠义救国军,打着抗日救国的旗号竟然不抗日而与日伪勾结一起,是新四军徐亚夫为他指点迷津,而成为光荣的新四军战士。从此,他如鱼得水,在战斗中学习,在战斗中成长。新四军来东山之前,阿琪、小虎、阿龙等,虽说不上有组织有计划地抗日,与日伪作斗争,但是为了发泄内心中的不满,他们时有出奇不意的作为,让日伪汉奸走狗们闻风丧胆,不得不有所收敛。

山轿翻坞

    每年农历6月18日晚,东山大尖顶慈云庵有通宵伴观音的习俗,众多的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向大尖顶蜂涌而去。东山伪警以维护秩序为名,常去轧闹猛,寻事敲诈。阿琪、小虎、阿龙他们满腔怒火无处出,就决定揪准这个机会,狠狠地惩治一下伪警,也好出口恶气。他们事先看了地形,作了分工,以农家孩子出来捞外快的样子,有2-3个人抬了一顶山轿守候在二尖顶。约下午六点半左右,伪警局王胖局长与10来个伪警吆五喝六地向山上走去。正当转弯下坡要上大尖顶处,阿琪等人把轿子抬到路边,故意让王胖看到,其时王胖一路过来,已经是七吼八吼地走得很吃力了,正好看见轿子,就想坐轿子上山了。既然要坐轿就得付钱,但王胖不肯付,却又逼着要坐轿,经过一番口舌,两个小青年似乎被逼无奈,只得抬着王胖上山,一上来,小青年又故意加快步子,几个伪警见局长坐轿走了,他们也笃悠悠地游荡在后面寻觅妇人调情。待到轿子与警员离开得有5-60米之际,小伙子们开始把轿子摇晃起来,其时有一小伙阿龙向轿边过去,冲着王胖借火点烟,又迅速将着了火的香烟交于小虎,小虎又趁轿子上坡途放慢时,就用烟头去点着事先放在轿身下面的鞭炮,突然鞭炮声四响,抬轿人装着受惊的样子,把轿子丢下山坞,甩脚就跑。后面伪警发现前头出事,赶紧追上来,局长和抬轿人都不见了,急得团团转马上找局长。王胖幸亏被果树椿托住,滚了10多米搁在半涯下。王胖虽然没跌死,却也吓得半死。沿路香客都在笑,却没有一个肯去拉他一把。王胖被伪警们抬到岭上只见王胖衣服被树枝触得肢离破碎,鼻青眼肿,受伤不轻,却又不敢张扬,生怕鬼子责备,只得自承倒霉,驻山日寇得此消息也一笑了之,认为这是王胖自讨苦吃。不久王胖就被调离东山。

水草阻艇

    日本鬼子驻守东山时,有几艘快艇,天天要开到太湖里去所谓巡逻,闹得太湖很不安宁。快艇停在渡水桥,摆渡口是出口处,向南往吴江,向北出菱湖往西山。环东西山一圈,有时东西各一艘对开,有时两艘一起开,若遇上民船,不是上前去盘问、检查,就是开足马力,让大浪去冲击民船,作弄一番。阿琪他们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我们的湖山,任由他们来胡作非为,实在不甘心。于是三个臭皮匠又一起谋划了一个设想,他们利用夏季太湖游泳的机会,与太湖里刈水草的村民们讲好,请他们配合把刈好的水草用绳子相互一团团牵住,固定到渡水港出口处20米之外。某日午中,10来个鬼子兵驾着两艘快艇,艇头上架着机枪开足马力冲出港口,没多久,快艇就开不动了,快艇机器声还在轰鸣,然快艇的螺旋浆不动了。鬼子兵把螺旋浆撬上来,结果因水草太沉重而撬不起来,动弹不得。鬼子很恼火,却又没有办法,只得到附近村里找村民来,要他们下水去把水草拉开,村民们潜入湖内七弄八弄地磨蹭了2个多小时,两艘快艇才被拖到港边。

棉衣藏盐

    1944年11月,自新四军进驻东山以来,东西山和东山与外埠联系不断增多,尤其是一些军需物品、药品、粮食和食盐的运输突显重要。太湖渔民和渔船就成了主要运输工具。太湖渔民尤其是像席家湖头的小网船渔民的生活艰苦,他们不轮男女老幼,在旧社会一年到头,从来没有穿过一件完整的布衣裤,平时穿的衣裤也多数是岸上亲戚朋友送的。又由于环境条件的制约,他们所处的住处是生产、生活、劳动作业、作息睡眠,吃穿住都在一条不足15平方米的小船上,渔具网具摇船工具要占去一半面积,真正的活动空间在10平方米左右,祖孙三代挤在一起,碰到雨雪天气,一天不捉鱼,一天就断粮。就那么豆腐干一方舱里,没有存放余粮的余地,冬天的棉袄,到夏到都成了布条茎,男的一身光棍,只穿一条短裤,孩子不分男女,统统赤露光身子。雨雪天气衣服湿了,只能在铁锅里烤,行灶口烘。俗话说得好,烘烘拆拆,缝缝穿穿烘干的衣衫布料会变硬变脆,容易折断。可是渔民没有办法,所以渔民没有件完整的衣衫。也正因为如此,渔民们便成了运盐送新四军的专业户。

    渔民怎么会是替新四军运盐的呢?让席家湖头渔民运盐是席家大少爷阿彪出的主意。阿彪是位倾向进步的优秀青年,他与阿琪他们都是同学、小朋友,他多次要求参加新四军,阿琪他们都批准了,唯阿彪因家庭出生而未准,但他没有恢心,继续做他想做的事,当他听阿琪讲过,新四军缺盐,就没办法运输,他就通过席家湖渔村朋友,教他们把破旧的棉衣、棉被往盐水里浸泡,让盐水被吸到棉衣里,外表一吹就干,又不容易被发觉,送到新四军那里去再把盐溶出来还是盐。所以很多船只都这样,一边太湖捕鱼,一边把棉衣送出去,一切都很顺利,但是也被鬼子怀疑过,席家湖头就有孙氏两弟兄被鬼子抓到殿泾港养力亭去审问上夹棍,但是没有想到去检查渔民的棉衣、棉裤,鬼子没有直接证据,只是关了几天就交保释放了。

阿琪、小虎闯关卡

    在日本鬼子占领期间一个夏天,东山阿琪、小虎、阿龙他们七人相约同去后山碧云洞外的太湖滩游泳,傍晚顺山道往后山转,决定去闯闯启园附近的鬼子设点的卡子。当年启园曾经是日军的驻地,后门处设立了卡子,对来往行人要一一检查,还要一一向鬼子鞠躬示好方能通过。此次阿琪、小虎一行就是不鞠躬被卡住,双方对峙发生争吵,阿琪、小虎他们认为我走我的路,为啥要鞠躬。争吵声惊动了启园内的鬼子头目,他出门一看,都是一些毛头小伙子,就决定暂且把他们收押起来,再与地方联系。阿琪、小虎在启园里一直吵闹着,“放我们出去!我们犯了什么法!为啥要抓我们!”当晚九点左右,地方人士张子平、席裕昆(启荪)等人前来保释。鬼子头目也就顺水推舟把他们放了。然而,七位青年不畏日寇淫威,敢闯日寇关卡的壮举,顿时在东山地界上传遍了大街小巷,人人都称赞他们是东山的“小七君子”。

小卢投笔从戎马

    小卢在东山后山参加了新四军,一时被传为佳话。

    小卢,名阿菊,参军前是上海钱庄的职工,有着一份很不错的职业,可是面对着现实的亡国奴生活,他毅然走上了投笔从戎之路。有人认为可惜,也有人认为是必由之路。而小卢自己认为自己所以要参加新四军投入抗日,是自己良知所驱动的。抗战初期,为避难由沪返山,他到东山不久,东山连遭日机两次轰炸,无辜百姓被炸死了4人,有一位是他的族姊,小卢约着小虎一起赶去帮助料理后事,他们亲眼目睹地看到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躺在地上,附近的银杏树干上,还挂着被害人的心肺肚肠。1939年4月后山尚锦村有两位商人与一镇江人合伙去西山收购农副产品,也带了一些粮食与棉布,途中远处看见有鬼子汽艇,他们生怕被撞见,于是就调头躲避,结果还是被日寇看见并追了上来,不问青红皂白,跳上船去就把三个人全部枪杀,东山湖湾长泾浜有个阿仁的青壮年,去苏州住旅馆时,正好碰上查户口,由于他没有带“良民证”,因为他是东山人,就被抓到东山启园之后不久又拉到岱心湾歇凉亭里被无辜勒死,尸体就从岭上丢下去,死者年仅40岁,使其母亲失去了儿子,使其儿子失去了父亲。1944年春夏交接时,日本鬼子在前山大园里,有六个外地人被鬼子带到现场,让新兵练习刺杀动作,这六个人被反绑着双手,蒙住了双眼跪在地上,让鬼子新兵练刺杀,这六个人就这样一刀一刀地被活活刺死在场地上。1944年冬,家住渡桥小卢家,因有通共之嫌,突然被冲来的日寇焚烧,国仇家恨,激发了他报仇雪耻之心,于是就在小虎的指引下,走上了抗日救国之路。1945年冬,随新四军北撤,途中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后又参加了解放战争,不久转业到地方,1983年离休。

警局缴械

    1944年11月新四军进驻东山之后,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洞庭办事处之后,决定组建东山地方人民武装力量敌后武工队。枪支弹药怎么办。办事处主任、中共太湖县湖东工委书记徐亚夫就想起了东山伪警局。徐亚夫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商讨决策,从现实情况分析,要打好这一仗,决定斗智斗勇到警局去缴械。徐亚夫做了具体部署。

    东山伪警局在渡水桥东侧,原水警所在地,伪局长姓张,因人瘦,人们称他“瘦猴”,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此次行动由侦察队长丁步林率领,以短枪班为主力,石井小学阿琪老师带路。短枪班事先隐蔽在西街金家店前陆家大园内一座住宅内,伪装在赌博。另外派人去伪警局报告瘦猴,让他来捞横塘。瘦猴这几天找到一个女妓正愁缺钱用,得此消息十分得意,心想此乃“天助我也”。约午后四点左右,瘦猴带着5-6名伪警直奔金家店前大园。为防范不测,瘦猴并没有一口气直冲,而是离大园30米之外隐蔽,派两个先过去听听动静,是否是真的在赌博,在得到确实是赌场之后,瘦猴一声令下6-7个人破门而入,只见十多人围着桌子在押牌九,还堆着很多钱。瘦猴心灵眼快抢先一步,把快慢机枪往桌上一碰,同时又压住了赌资,正要发出狂笑之时,突然两支手枪筒子对着他的左右两方太阳穴,一声不许动,吓得他庇屎直流,跟进来的伪警一一缴械,瘦猴这时才醒悟,难怪今晨左眼皮直跳。丁队长缴了瘦猴的枪之后,开始对他们训话,厉斥瘦猴他们欺压百姓的罪行。宣传新四军抗日的政策,要他们彻底醒悟,不再欺压百姓,好好地配合新四军抗日武装队伍打击日寇。瘦猴按丁队长指令,要伪警把制服脱下来让新四军战士穿着,押着瘦猴他们到俞家厍港下船直去警局由瘦猴安排警员集中所有枪支弹药一起般到船上,留下的所有伪警统统地捆绑着,任何人不准动。随后又带着瘦猴一起乘船往摆渡口沙港圩方向开去,到港口准备入太湖时把瘦猴丢在沙港圩外滩,警告他说今天留你,观你今后行动。瘦猴伏地,是!是!地求饶。

奔袭俞坞

    20世纪40年代末,新四军太湖支队为配合东山抗日民主政权的巩固和壮大,薛永辉曾派苗连长带兵驻守东山。有次,中共太湖县湖东工委徐亚夫书记召集苗连长、办事处司法科长张景芳、太湖县东山区长张子平等开会,研究决定在成功对伪警缴械之后,再组织一次对日伪军的伏击战,以提升新四军在东山以及太湖的声望。具体战斗的组织和部署,均由苗连长负责。为打好这一伏击战,苗连长在张子平、张景芳的陪同下,对俞坞岭上岭下作了一次实地观察,还对伏击战作了两套方案:一是让日伪进入伏击圈内打埋伏;另一套是万一伏击被敌人发现,或反遭敌人包围怎么办。第二套方案就是及时应变,变伏击为奔袭,充分发挥新四军的运动战优势,跑在敌人的前头,给敌人以措手不及打击。实践证明,预设的两套方案是必要的。

    伏击战的那天上午,新四军60余名战士埋伏在俞坞果木丛中,哨兵许小毛,吴县善人桥人,是1943年入伍的老兵,此次冲山被围事件发生时,他正好出差在苏州,才躲过了一劫。此次是他提升为班长之后,第一次参加战斗,在哨兵岗位上,他全神贯注地警惕着周围,在下午近二点光景,他突然发现从陆巷方向的岭上,有头20人沿山下岭向三观堂方向过来,许班长机灵地马上隐蔽起来跟踪观察动静,发现是日本鬼子与伪军化装的便衣队,理智告诉他,可能是来袭击。想到这里,他又想到苗连长有第二套方案做预备,于是便决定开枪报警,他连开两枪击倒了两个敌人。日伪军遭到许小毛的突然袭击,知道遇上了新四军,慌忙伏地回击。苗连长听到枪声和随后起来的许班长碰头,知道发现了敌情之后,苗连长发令,采用第二套方案,留二个加强班与岭上伏击的日伪军正面交锋,其余人员统统从廿四湾一侧绕道转到三官堂岭上从背后向敌人奔袭。日伪20余人从陆巷伪保长那里酒足饭饱之后,准备翻岭前山休息,此番与新四军相遇,实在是命中注定的,枪声大作20来人的酒是被惊醒了。可是手脚无力,精神不足,糊里糊涂被阎王老爷勾去了魂。有二名伪军跌倒在山坞里保持了生命,逃回前山,反而被驻山日军头目以通共之名当场打死而将此案了结。新四军俞坞之战名声大振,驻山日军只得踞守在碉堡里,再也不敢随便闯入村坊民间活动。

锄奸除害

    日伪时期,东山区伪区长董伟,依仗日伪统治势力,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铁杆汉奸,近期又变本加利,想尽办法来欺诈百姓,鱼肉人民。他利用渡水桥检问所这个卡子,任意增收税费,凡过往船只都要拦住检查,发现有农副产品在船舱里,他都要收取农副产品税和水产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税的,他要收船捐,实在收不到什么,船里有鸡蛋,他要拿几个去,船里有米,他要收一点去,一时被他闹的人心惶惶。

    新四军洞庭办事处得知此情况后,曾派人到实地去私访过,真是令人发指。

    当年,日伪区公所在前山薛家祠堂,而伪区长董伟区公所不蹲,以便于管理为名,却在渡水桥徽州会馆内设一个办公室,成了他肆意宰刈、鱼肉人民的场所。某天早上七点左右,有阿四和老二两名东山籍新四军战士,乔装打扮为农民模样,手提勾篮,拎着礼包直冲冲向徽州会馆走去,来到门口,他们俩上前主动与门卫打招呼,说明来意是来见区长送礼的,一面递上一支香烟,热情地送上,门卫见是山浪人,一面接烟一面不介意地让他们进去。然而进去的只有一人,另一人留下陪门卫聊天。进去的一人叫阿四,他一肩指着勾篮,一手提着礼包直闯大厅东侧董区长的办公室,其时董区长刚洗脸刷牙结束,正坐在藤椅子里抽水烟,冷不傍地进来一人,上前轻声轻气地叫了一声董区长,老板叫我来给您送大鲫鱼来哉。董伟是吃惯白食的人,所以他也不以为然,头亦不转,气也不透一声,连邪眼也不看看,只是坐着从鼻子“嗯”了一声,也不问问是哪位老板所送。阿四见状新恨旧仇一起并发,装着弯腰去勾篮拿鱼,拿起手枪上前一步对着董伟脑袋连发两枪,当场击毙,留下警告字条一张“凡敌伪军政警宪,投靠日寇,坚持与人民为敌者,就是此人下场。”几乎与此同时,留守门卫的阿二亦迅速将门卫打昏,两新四军战士利索地完成任务返回驻地。

    国民党忠救军孟少先部,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他手下有个中队长武某,既是孟少先的忠实走狗,又是孟部的狗头军师。孟少先作恶多端,他的鬼主意也起了不少作用。新四军洞庭办事处,从大局出发,考虑到孟少先能否为我所用而决定取分化瓦解处之,暂留孟少先一命,以示警戒。某日,严街长相约武某同去东山清泉浴室洗澡,擦背、修脚、敲背、跌膀全套之后,开始喝茶听唱,正当十分得意之时,一位跑堂上前对武某说中队长某包房先生请你过去一下。武某听说包房有人,误以为是上司,就跟着过去,被新四军武工队扣持。武工队肖队长开门见山地对武某言明,新四军要袭击孟部,要他作内应,并给予一定的酬谢。武某满口答应,结果他没有履行承诺,通风报信让孟部跑了。新四军此计有两步打算。武某若真能配合,消灭孟部也是一件好事,若武某违约则取第二步,把武某做掉,这叫师出有名。事后武某一度隐居不出躲避风头。后来有积极分子报告,武某躲在席家湖头渔村姘头那里。于是阿琪、小虎他们通过渔村青年积极分子领路,破门入室,把武某抓住,跟着肖队长进来一把擒拿,把武某拖了就跑,到野外把他一枪击毙。

    新四军进驻东山后,前后共惩处了伪区长2人,伪乡、保长各1人和忠救军武某1人。

军民情深

——记新四军洞庭办事处主任徐亚夫

    新四军进驻东山期间,驻东山办事处主任老徐,因伤在石井村治疗,得到石井村民们的精心照料,时间虽短,却引伸了一连串的军民情深的动人故事。

一、养病中徐亚夫

    自1944年夏,新四军科长徐亚夫以治疗为名到东山,徐亚夫就基本上没有离开过东山,翌年4月底到5月中旬,新四军洞庭办事处主任、湖东党工委书记徐亚夫同志在石井疗伤养病,他住在阿甫家里,阿甫他既是徐主任的监护人,又是新四军积极分子,煎药送服一日三次,由其老婆阿凤照料。开头一周徐主任身子骨很虚弱,阿甫把他安置在自己家的小阁楼上,下面望上看是二层实际上是假三层。三层小搁楼上有15个平方除一张铺之外还可以放张写字台,有人来还可以小坐一会,谈工作、开小会都可以。最大的优点,小搁楼有扇暗门,可以往山上跑,这是以往为防土匪抢劫而筑。徐主任在这小阁楼里时间虽然只有20天,可与当地村民却结下了浓厚之情意。

二、一报回一报

    徐主任养伤正值荒春三。拿什么来侍候呢,阿甫家中为此而发愁,他与老婆阿凤商议怎么办。阿凤想了想说:除了我伲吃啥他吃啥之外,天天给他加一个荤菜。阿甫问,哪来的荤菜呀。阿凤讲:岸上寻,河里找总关有办法格。阿甫想想这也有道理,天天找点供一个人吃的荤菜还是有办法的。于是他们自己制作了黄狼夹、老鼠板、摸螺蛳、摸鸟蛋,让孩子弹皮弓打麻雀等全家动员起来,左邻右舍知道之后,尤其是孩子,摸螺蛳、摸鸟蛋、打麻雀也都纷给效仿,有时候荤菜一天可以吃两个。老徐他再三劝说阿凤,不要为他搞特殊化,可阿凤偏不听,螺蛳、鸟蛋是摸的,麻雀、老鼠、黄鼠狼都不是化钱去买的,这有啥特殊不特殊的,你为老百姓吃辛吃苦病了,叫我们怎么办!这叫一报回一报。

三、教儿童识字

    老徐在阿甫家中疗病期间,除坚持正常工作之余,他把村里6-7个10来岁的没上学的孩子叫来,教孩子识字。石井有座小学校,但并不是学龄儿童都上学,何况石井小学不仅仅是石井,附近丰圻、小尚湾、周湾等好几个自然村的孩子都来这里上学,漏学的也蛮多。石井这6-7个孩子中有3男4女,他们来到徐主任身边,不仅成了忘年交、好朋友,徐主任又成了他们的好老师,自己父母的话,他们有时还要顶撞不听不办,而徐主任的话,句句如令,说到做到,因为徐主任是他们心灵中崇拜者,是打日本鬼子的英雄,尤其是徐主任教他们识的字,学了就派用场,比如打鬼子,只知道说却不会写,人家写也不识,现在经徐主任教他们识了“打鬼子”这三个字之后,自己还会写出来,更重要的字,为啥要打鬼子,怎么去打鬼子,让他们懂了很多道理,所以小孩子都很尊重他,而徐主任呢,也从来不骂他们笨,不喊他们的绰号,而总是叫他们的名字,教育他们要团结要相互帮助,相互学习,相互关心。特别是团结,徐主任有次特地要他们到山上拾树枝拿回来,大家很高兴,不一会功夫每人一捆都拿回来了,徐主任从树枝堆中拿出七根一尺长的枝干交于每人一枝,用两手把它拗断,很快七个人都一下子拗断了,又关照大家各拿五根一样长的枝杆握在一起拗,看看有谁能把它拗断,结果大家都拗不断了。徐主任就根据这个原理对大家讲团结的力量,从小事讲到大事,讲到抗日自己人不打自己人,只有大家团结起来,齐心协力才能把日本鬼子都赶出去。经过徐主任的一番调教,连他们家长都说孩子好比换了一个人似的。

四、培育革命种子

    徐主任在养伤之际,不仅对小朋友教书识字,还举办民校、冬校、夜读班、妇女班、扫盲班等等,让广大村民们接受爱国抗日教育,识字学文化,播种革命种子。他在民校教育第一课就上“红军”,先学写“红军”两字,尔后又讲解中国共产党领导组建的中国工农武装红军的成长故事,讲二万五千里长征,由浅入深,引导人们由认识红军到认识共产党领导革命的目的宗旨,再讲新四军、八路军的成长壮大,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延安革命根据地建设,以及当前全国抗日战争的形势,抗战必胜的理念,鼓舞敌战区人民的抗战意志和毅力。他还介绍新四军洞庭办事处建立不到半年时间里不仅公开打出牌子建立抗日民主政权,还建立了人民自己的武装——区中队,他们打击日寇,惩治汉奸,收缴伪警局枪支弹药,震慑了敌人,保护了人民,鼓舞着人民的斗志,可以说东山后山一带基本上为新四军所掌握,不少优秀东山青年纷纷向新四军洞庭办事处靠拢,数十名青年被批准参加光荣的人民抗日队伍——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抗战胜利后,新四军奉命北撤,东山这支新四军队伍家属没有一个被出卖过,也没有一个当叛徒。

庆祝抗战胜利

    1945年8月底东山街面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带着笑脸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众人议论的中心是日本鬼子投降了,沉没了多年的山民们这下子好像大河开闸那样,闷在心中的怨气、宿气,终于可以尽情地释放了,你看那里一堆年长者,都异口同声地喊着:天亮了!天亮了!一队队学生举着庆祝胜利的标语旗一面行走,一面高呼,到处呈现胜利景象,八年来第一次如此振奋!如此激昂!如此欢笑!!!

    庆祝抗战胜利大会在东山新庙广场上召开。主持召开这次大会的是中共太湖县湖东工委、新四军洞庭办事处和太湖县东山、西山区公所联合发起的,会议由中共湖东工委书记、洞庭办事处主任徐亚夫主持,中共太湖县委书记、新四军太湖支队司令员薛永辉作报告。大会报告前,由东山、西山两区的区武装大队全副武装举行入场仪式,绕场一周全场响起了一阵阵掌声,人们高呼口号,庆祝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这次大规模的武装游行和庆祝大会的胜利召开,凝聚着阿琪、小虎和阿龙他们一帮新入伍的新四军青年战士,他们这几个在当年新四军战士队伍中,算是有文化有水平的知识分子了,所以办事处徐主任把庆祝游行等事宜放手让他们提方案、作指导,他们没有辜负首长们的期望,胜利完成了任务。自抗日战争胜利消息传来之后,坚持敌后抗战的新四军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青年们纷纷来到翠峰坞古雪居报到要求入伍参军。负责接待、登记安排食宿的任务,徐主任也交与阿琪、小虎他们,他们还要负责做好陪同儿子参军的家长们的思想工作,、接待安置任务。他们晚上还要留下来与入伍青年谈心,鼓励他们的入伍信念,并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来影响他们积极向上的行动。又要抽时间到村里去做群众思想工作,防止入伍青年的家长思想有反复。自1944年11月新四军进驻东山以来,到抗日战争胜利、新四军北撤之前,东山有50多位青年光荣参加了新四军。1945年10月,奉命全部北撤;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西山抗日民主政权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而撤离,东西山区大队的所有新战士80余人也全副武装到宜兴周铁桥集中随同太湖县支队渡江北上,到达目的地东台,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中野战军政委谭震林的接见。太湖县支队北撤部队在黄桥调整编制为华中野战军六纵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中主力部队的光荣战士。此乃是后话。

    在庆祝大会上,薛永辉司令作了形势报告,提出要实行二·五减租,减轻地租负担,鼓励大家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大会结束后,开展大游行,从新庙出发,经凤凰岭,往诸公井左转弯沿西街走东街入殿泾港到渡水桥结束,各村由各乡自带队伍返程。西山、后山有轮船运送。